悼念文章

愿生生世世为教师——记安徽大学已故教授李世雄先生

发布者:lsx_admin发布时间:2017-04-17浏览次数:10

愿生生世世为教师

——记安徽大学已故教授李世雄先生

钱宝平

  

2006112日凌晨,在平和安详的《少女的祈祷》音乐声中,李世雄先生示意夫人叶雅梅拿过书写板,用他颤抖的手在写字板上写下这样的话:“愿生生世世为夫妇,愿生生世世为教师,我一直热爱我的教师职业……”叶雅梅女士似乎预感到什么……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往年这时候,雪片般从世界各地飞来的贺卡挂满了先生客厅的墙壁,今年,他就看不见了!

李先生这一生桃李满天下。现在他累了,辛勤工作了一辈子,教学、著书、科研这么多年,他要休息了、好好地休息了。但是他的学生、他的同事们不愿意让他走。他们想他、思他只有“欲见慈容云万里,思听教诲夜三更”了。

  

羸弱的身躯始终坚守在三尺讲台

李世雄先生初中毕业后,按父母的意愿到上海工专念纺织。这是个大专学校,读5年毕业,但他只读了4年就患了严重的肺结核,左肺上有三个大空洞。先生不愿做个长期依赖别人的人,他选择了切除左肺。

1954年,康复后的他参加了高考,成绩非常优异。他填报了自己喜爱的复旦大学数学系。1958年毕业分配时,他分配到了刚刚迁建的安徽大学。在那风起云涌的岁月里。无论教师认真教或学生勤奋学都有“白专”的嫌疑。先生始终站在教学的第一线,凭着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对国家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竭力寻找与教学相关的应用课题,精心编印各种合适的教材。他以自己的博学多才,用走出去、请进来的方法,不仅帮助工程技术及科学研究人员解决了实际难题,同时为学生在当时可能的条件下创造了一些非常难得的联系实际学习的机会,使学生们打开眼界,看到了数学应用的广阔前景,为今后每个人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那时尽管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低下,他却始终坚持严谨的治学作风。盛夏夜晚,那时经常停电,同学们常看到他身着背心在油灯下备课改作业。每次上课前后他总要关切地询问学生完成作业的情况,不怕引来“知识分子又翘尾巴”的非议。

在安徽大学,他一呆就是48年!这48年,他孜孜不倦地付出,润泽的栋梁学子遍布海内外,但是他伤残的躯体上胃又被切除了四分之三;这48年,他领受了“反动学术权威”、“大学阀”、“省劳动模范”、“全国高校先进科技工作者”等色彩反差极大的称号,但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是荣是辱,他对祖国的忠诚和对教育事业的执着追求没有丝毫的动摇;这48年,他著作等身,但是就在他仙逝的前一天,他还在学习。

五十年代的风雨他走过来了,六十年代的高压他挺过来了,七、八十年代之后开始的改革大潮他经历过了……他用他羸弱的身躯与满腔的热血,始终坚守在三尺讲台!

  

爱教育爱学生堪称典范

先生善于把理论教学和科研教学能力教学结合起来,他的弟子,本科的也好,硕士博士也好,受益于他的教学,思维活跃,动手能力都很强。“不要读死书。”他一直这样谆谆教导他们。

1979年,安徽大学数学系开始招收研究生,先生招的研究生是抽象调和分析方向。三年中他竭尽全力来培养他们,为他们开设了“现代测度论”、“流形上的微分几何”、“李群表示”等十一门课程。不负他的期望,他的首届研究生郑学安、范大山等都成为李群方面的著名专家。

先生是安徽大学数学与计算科学学院德高望重的教授,也是安大数学建模竞赛的积极倡导、领导和组织者。他为参加竞赛的大学生开设培训课程并编写了有关的讲义。在培训过程中,他提出MATLAB语言覆盖的学科多,编程效率高,计算速度快,非常适用于数学建模竞赛。2001年的全国数学建模竞赛中,安大在使用MATLAB解决《三维血管重构》的竞赛题中第一次获得全国一等奖。在2002年对于《车灯设计》的竞赛中,有两队获得了全国一等奖和一个全国二等奖。在国际竞赛中,安大获得过国际竞赛一、二等奖多次。他和杨尚俊、曾建军等教授合著的《数学建模与大学生素质教育》荣获安徽省教学二等奖、安徽大学特等教学奖多次。

他带的研究生教程有一门课《群表示论》,采用的课本是俄文版,但是研究生们大都只能阅读英文书籍,不懂俄文。为了方便教学,他把这本书翻译出来,几十万字厚厚四大本。仅仅是为教学,他竟然付出这么大的心血。教师节看望先生的黄德宽校长闻听这些,感动地说:“翻译的书由学校出版社来出版。”先生则表示“这本书已经有了英译本,没有必有再出中文版了。”

他在地球物理所讲《小波理论》时,来听课的一位数学所的副所长课后对先生说:“你的讲课真是完美无缺!”后来,中科院系统所慕名又请先生到系统所去讲《小波理论》,往常的理论报告会,往往听课者越来越少,而先生的讲课始终是满满一屋子人。系统所的所长激情地说:“名不虚传,真是名不虚传!”

教书育人,先生不仅在传授知识方面尽心尽责,更是心系学生们的今后发展。上世纪70年代末,现在美国国家气象局科技司工作的周嘉瑜当年在安徽蒙城气象站工作。令他万分感动而至今难忘的是,上班后收到的第一封信竟然是李老师的来信。除了亲切的问候和勉励之外,他还十分诚恳地指出:“科学春天的到来需要众多德才兼备的人才,我很清楚你们过去学过的内容,如果那你还想将来有所作为的话,就不要认为自己已经从大学数学系毕业了,而要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上过大学,要认真地从数学分析上册的第一页读起,对后面的习题要一道一道地认真去做。”

  

轻名利重奉献后学楷模

先生把他工科基础与理科知识有机地结合起来,融会贯通,在理论解决实际问题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他独特的理解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各项重大科研活动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与地球物理界合作,做了一些有影响的科研工作,如《曲面上的位场转换》获得了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说到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还有个故事。那是上世纪70年代,国家地矿部计算中心把先生请去,解决地矿磁法勘探中“曲面上的位场转换”问题。过去这个问题始终没有很好地解决。他带领的科研小组,历经五年时间,受过冷漠,还有含沙射影的闲言闲语,他把名牌大学知难而退的东西做出来了,二维成功,紧接着三维成功!“曲面上的位场转换”的科研论文,先生申报了个二等奖,没想到,批下来的却是“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报二等批的是一等,恐怕全国还是很少见的吧。后来,有人劝他把这个项目再报国家自然科学奖,先生坚持放弃,他说:“不要老拿一个项目报来报去的。”这就是先生的科技品格。

从事调和分析的李世雄教授,对堪称调和分析发展史上里程碑式进展的小波理论,其研究兴趣甚巨,当在情理之中。可李世雄教授十分注重理论联系实际,关注邮储地球物理研究中教学工具的得当应用。

1994年,在宁波举行的“邮储”项目成果报告会上,先生以地下隐蔽探测目标需用的最少炮点检波数目的数学证明内容为中心开讲。著名地球物理学家、时任石油部勘探局地球物理总工程师的陆邦干先生说:“此项成果意义深远,将会有甚大的工业应用价值。”10余年后的今天,我国油气工业面临复杂介质环境下深层隐蔽油气储集体勘探的艰巨任务,从而针对性甚强的资料采集设计研究与实现成为焦点的研究内容。李世雄教授当年的研究思路和成果,无疑是开创了基础性研究之先河。

先生的研究除了小波理论,他在“独立分量分析”和“辛群与李群”也卓有成就。对于科学研究前沿的许多非数学专业或数学程度不高的研究人员来说,他们无力阅读辛几何和李群的文献及专著,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先生花了两年时间,写出《波动方程高频近似与辛几何》,这本书成为涉及动力学问题、波动问题及辛几何研究者的必读著作。

1990年安徽大学开始电磁场和微波技术学科点的建设,一步一步,从无到有,就是在他的指导下开始的。电磁场和微波技术学科的数理知识要求比较高,要想在众多学校中脱颖而出就必须有突破点。在他的指导下,安徽大学同行们开展了电磁场中的小波变换和辛几何方法的研究,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研究方向,成为省级重点学科,并获得了博士学位授予权。

中科院院士马在田先生这样评价:“李世雄教授为推进数学与地球物理学的交叉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在推动小波分析和辛几何在地球物理学中的应用取得了突出进展。李世雄教授在地球物理学界特别是在反射地震学的同行中受到了大家的拥戴。”

先生的远见卓识引导着他一直走在教学与科学研究的最前沿,成为特定学科领域的领军人之一,人们景仰他,为他的离去痛惜,我们从追悼先生的济济机构里可以看到:中国科技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中国地球物理协会、上海同济大学地质与海洋科学学院······

  

治学严谨诲人不倦

先生门下有一弟子,他叫许增福,研究生刚刚考上,他就得了急性黄疸型肝炎,先生得知这个消息,不顾有可能传染上的危险,到病房里去看望许增福。颓丧的许增福向先生提出了退学的要求,平时温和亲近的先生一听这话,脸拉了下来:“你怎么说这样的话?遇到困难就放弃,那你一辈子能做什么?”现在的许增福在澳大利亚从事计算机软件工作,他永远忘不了先生对他耗尽心血的点点滴滴,那句话“遇到困难就放弃,那你一辈子能做什么?”铭刻他的心中,成了他向上奋发的不懈动力。

焦丹博士,现在美国普度大学电子工程系工作 。她不是先生的门生,但是在一次请教数学问题认识先生后,她对小波理论感兴趣了,于是为了学到这门学问,她一趟一趟往先生家跑。那是大热天,先生不厌其烦接待她,一个暑假下来,焦丹学完小波理论,如愿以偿 。焦丹出国读博,先生给她写了这么几个字“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勇若怯。 ”告诫她做学问也好做工作也好,都不要浮游于表面,讲究的是实质。 焦丹三年读完博士,一年就拿到了杰出研究奖。

郑兵的故事,周嘉瑜的故事,王文玉的故事……门生的故事,还有不是门生的故事……许许多多人的故事,纠合在一起, 倾诉着先生的高贵品格和胸怀 。 先生惠济予人的故事在不同的人文背景下,在不同的环境空间里,在不同人物的切身体验中, 几十年不间断重复着先生厚德及人的人文情怀, 这种重复情重义重,何其动人心魄啊,他为我们塑造起了一座令人敬仰的精神丰碑。

  

“我要走了”

先生累了,他真的累了。先生在病重期间,多次流着泪充满眷恋地说:“可惜我再已难为安徽大学做贡献了”。闻者无不为之动容。

20084月,先生病重再次住进医院,这一回,医生根据他的病情,切开他的气管,插上氧气管。学校领导得知先生的病情。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

医生给先生四次切开气管,这一次从重症监护室出来,气管没办法再合上,而是带了一个套管出来,这以后他再也不能说话了。在这四次惊心动魄的手术养病期间,先生还在琢磨撰写一本«拟微分算子»的书,这是地球物理界的朋友期望他写的书,病成那样了,还在委托友人替他找资料,这些前沿科学书籍拿到手, 他不能说话,却高兴得孩子般笑了。

先生的夫人叶雅梅,是大家公认的贤妻良母,就像摩梭族一首情歌里唱的那样“美丽又能干”,她把自己的青春和才学融合在先生的事业中无怨无悔。

先生最后的日子,是在夫人读书的馨声中度过的,读的那本书是先生的弟子、 现在中国科技大学的博导任广斌专程从北京买回来的«量子物理史话»。师母读累了,就放音乐给先生听 。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田园交响曲»是先生最爱听的曲子 。他临走的那一天,精神突然好起来,说要听音乐,夫人问他是听“命运”还是“田园”,他提出要听«少女的析祷»。 这首«少女的析祷»是叶雅梅女士最爱听的曲子, 这是一首平静安详的曲子, 她一听,心里一震 。 她曾经暗暗想过,如果在先生走的时候放这首曲放给他听,他就会平静安详地睡去,现在他突然提出要听这首曲子,似手他在暗示自己“我要走了。”

他走了,他把整个生命和精力已献给世界最壮丽的事业。

宋人曾有名句:“忆昔午桥桥上饮,座中多是豪杰。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李世雄先生安息吧!

未尽事业必有后学者力行!


主办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