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文章

追忆李世雄先生

发布者:lsx_admin发布时间:2016-07-22浏览次数:18

( 安徽大学副校长  韦穗)


        李世雄先生去世了,但他严谨的治学态度、宽厚的爱人胸怀、兢兢业业不图名利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是我们的榜样。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记得1996年,省里要调我去安大,当时很有点犹豫不决。一次开会的时候遇到杨乐,他告诉我:安徽大学培养的数学人才回到安徽大学,安徽大学能成为数学的王国。言谈中提及到象李嘉禹这样的人才。李嘉禹则极力向我推荐李世雄老师。这些谈话使我对李世雄老师有了初步的了解。

  后来我在整理材料的过程中,对李世雄老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李世雄老师的研究成果支撑了学校申报博士授予单位的材料。

  夏天暑假的时候,为推动学校的学科建设和创造更好的科学研究氛围,我请李老师讲课。虽然皓暑当头,他身体状况也不好,大家对李老师的讲课都表现出很大的热情,在当时是少见的;即便在今天,有些报告会要组织甚至要算学分才能有听众。后来我又请李老师为工科的研究生讲了二学期的课,对于讲课,李老师从来就是有需必应,而且就像上本科课一样从不缺课。当时我有点“政务缠身”,不能堂堂去听李老师的课,抓时间听了几次也从中受益很大,感受很大。由于他左肺全切除,呼吸很局促,上课都能听到他肺部呼吸的喘气声音。

  李老师的讲课非常精彩,深入浅出。他经常给学生们讲比较难懂、非常高深又很重要的理论,如小波理论、辛几何、李代数等。但不管多么艰深的数学理论只要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就如行云流水,流畅自如。他不但给他的学生们讲课,而且给全国的学者、专家讲课。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还有西安交大等单位的专家学者请李老师去讲学;而在身体不能远行的情况下,这些大城市、大机构的专家学者就跑到安徽来听课,他们说:老师走不动了,我们来。记得就在重点实验室的门厅内,李老师给全国来的学者和学生讲李代数。听李老师讲过课的许多专家、学者认为,李老师是国内国外碰到的最好的老师。如果把老师比作一缸水,老师传授给学生的是一碗水,那么李老师给我们的是一碗水“仙水”,为我们以后的学习和研究注入了智慧。

  李老师致力于科学研究、教育事业是不图名利的。当年学校申报博士点。张铃老师一个领方向,我领一个,李世雄老师领一个方向共同申请计算机应用博士点。博士点批下来后,当时教育厅规定,由于李老师的年龄超过了67岁,所以不能再带博士生,这样每年博士生导师5万元津贴李老师就拿不到。而且,学生回忆说,每次给李老师教务费、研究费,李老师从没接受过。但这些丝毫不影响李老师继续指导学生做研究的认真态度,继续指导学科推向前进的满腔热情。

  李老师的远见卓识引导着他一直走在教学和科研的最前沿,许多有重要实用意义的研究方向就是李老师指导出来的,尤其是在计算方面有了很大程度的拔高。过去人们普遍认为理论和实验是科学的两个重要的支柱,其实,现在科学有三大支柱:理论、实验和计算,计算在科学的研究中也占有重要的地位,李老师的工作对整个实验室建设起很大的作用。

  一个好的大学需要有高楼大厦和现代化的先进设施,但更需要有好的学术带头人,这样才能支撑起整个大学的核心竞争力和未来的发展。这对重点学科建设,乃至对整个学校的建设都能起很大的推动作用。

  李老师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李老师的这种爱教育、爱科学、爱学生、轻名利、重贡献的精神,是安徽大学的一笔宝贵的财富。他不仅教学好,而且品德好,他视学生如子女,谆谆教导;视教育如生命,兢兢业业。这些我们都应该继承下来,发扬光大。

主办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