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文章

哭 世 雄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6-07-22浏览次数:7

(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 )


丙戌暮秋,世雄逝去。噩耗传来,令我神伤。
君之风韵,正直坦荡。同窗四载,胜似兄长。
抗争病魔,意志坚强。孜孜不倦,业绩辉煌。
累累硕果,桃李芬芳。今夕永诀,生死茫茫。



忆 世 雄
2007年2月
王椿年

      世雄驾鹤西去,令我悲痛神伤。
      遥想当年,同学们正为微分方程,概率论等基础课攻读时,世雄已熟悉拓扑学、李群、黎曼等学科分支。后来得知,他是以左肺切除,病休六载的惨重付出换得的。其惊人的毅力与过人的智力为同学们叹服。
      世雄长我八岁,在校期间对雅梅萌生爱慕之心,而苦于未被对方接受,为此,他食不味甘,辗转难安。我则不知天高地厚,自告奋勇求见雅梅,为世雄美言。熟料转机竟现,促成了他们二位的好事。历经几十年风风雨雨,事实证明,他们是一对难得的佳偶。世雄雅梅大喜之日,暂寄于北京石油学院,济怀兄与我齐往祝贺,我们私下悄悄问世雄感觉如何,世雄答称,“有生以来从未感到过如此幸福”,当时,济怀与我在中国科学院工作,世雄在中科院力学所进修,我们忙里愉闲,三人同登八达岭长城,还曾同登香山主峰 “鬼见愁”,在长城上,世雄戏称,“我们三人,今天做了好汉”。这一切至今历历在目。
      以后的岁月,我们见面机会虽不多,但始终保持联络,彼此关注,记得曾赴合肥,马鞍山、上海造访世雄雅梅,其间有两件事印象很深,一是世雄在沪做胃切除手术,由于医生的精湛医术和雅梅的精心护理,术后未久即恢复得相当满意。我为他而高兴,祝贺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另一是在马鞍山,雅梅告诉我,世雄二弟世霖被迫致死。世霖在复旦高我一届,与我关系甚洽,是位天赋上佳、才华横溢的有为青年,毕业后留校任教,后赴苏联取得副博士学位,当他学成归来报效祖国时,恰逢那个视人才不如粪土的年代,被诬为“苏修特务”,枉送了性命。我为世霖的不幸而愤慨不已,对当时社会状况颇有微词。出于关心安全,世雄劝我在外面千万不要评论社会现实。(十年闹剧收场后,世霖得以平反昭雪)
      在我南归以后,世雄因讲学多次来杭,每回皆有机会促膝畅谈。最近几年,也曾多次口头邀请他与雅梅一起来杭叙叙,终因他健康欠佳而未能成行,实为遗憾。正如李叔同大师歌词,“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人生苦短,英名长存。安息吧,世雄。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
王椿年

主办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