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雄奖教金

叶雅梅老师在首届“李世雄奖”颁奖大会上发言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6-07-22浏览次数:66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和同学们:
  
  今天我很高兴参加这个大会,因为它初步实现了我们的梦想——颁发首届宏扬“爱教育、爱科学、爱学生、轻名利、重奉献”精神的《安大李世雄奖》。作为李世雄的老伴我想谈谈我所看到接触到李世雄的一些事迹。
  
  李世雄的身体是相当虚弱的,早在他考大学前的1953年,由于严重的肺结核,他的左全肺全被切除,只剩下了右面一个肺,1968年胃又被切除四分之三,熟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上楼梯都要气喘嘘嘘的。但是他却用顽强的毅力,克服了身体上的障碍,生活和工作了50多年。有的医生说这是医学界的一个奇迹。
  
  尽管他身体非常虚弱,但是令我非常欣慰的是:他用他丰富的知识,优秀的教学艺术和对学生的一片爱心赢得了学生们的爱戴,也得到同行们的赞誉。由于他不断地汲取国际上最新科学知识,再加上具有一定的讲课艺术,许多高校及科研机构都纷纷请他去讲学,其中有中科院系统所、中科院地球物理所、南开大学等十多所高校和科研单位,特别是在《小波分析》在全国的的推广和应用方面起了核心作用。直到他退休后,2001年中科院地球物理所还想请他讲《李群、李代数》,他们说:“你走不动了,还是我们来吧!”就在2001年10月他们专门从北京来,还有西安交大的大批人马,专门到安大来听他讲《李群、李代数》,我想这是对他讲课和学识极高赞赏吧。
  
  李世雄对教学的认真态度我仅举一例。那是80年代初,他给研究生上一门《群表示论》,采用的是一本俄文专著,由于研究生只能看英文书籍,俄文不行,于是他一边讲课,一边翻译成中文,讲完课翻译稿装订成有厚厚的四本,当时完全是为了教学,根本也没考虑过要出版。直到2005年黄德宽校长到医院来看他,谈到了他教学认真,我也就提到了这事,黄校长一听,马上就说:“我不知道这件事,那可以由学校出版社出版。”虽然黄校长再三坚持,但李世雄却认真地说:“现在已有英文译本的了,就不必再出中文版的了。”最后,黄校长说:“那我尊重你的意见。”
  
  在科研方面,我也就举一例说明他对待科研的态度。那就是他为地矿部北京计算中心解决的一个磁法勘探中的困难问题——《曲面上的位场转换》。这课题原来是地矿部北京计算中心向北京一个名牌大学提出来的。这个大学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没有得到很好的结果,最后他们撤退了。后来经人推荐,李世雄勇敢地接受了这一项目。由于我和林其彭老师一起协助他工作,所以个中的酸甜苦辣,我们是深有体会的。为了这一课题,我们几乎是没有星期六、日的,在校内初步设计好计算方案经人工试算后就到北京他们那里去上机(在70年代末期,80年代初,还没有个人电脑,而安大又没有大型电子计算机),住在招待所里,吃住都很差,有时还给排在半夜上机。更感到的是他们对我们的冷淡。他们总认为北京名牌大学搞不出来的课题,你们安大能行吗?还有一个早年毕业的学生来招待所看我们说:“没有钱,你们干得不漂亮。”我当时听后很不舒服,但是李世雄却说:“我倒觉得他的思想境界太低了。”他能顶得住一些闲言闲语,耐得住寂寞。令地矿北京计算中心没想到的是,在我们的努力下,把二维的问题解决了,而且是精确解。这时,他们才对安大刮目相看。再接着就是搞三维的问题。最后三维的问题也解决了,得到的是精确解。这前后共花了五年的时间。如果不是李世雄耐得住寂寞,是很难搞成的。后来,科研处找到了我们,问我们:”国家教委有一科技进步奖,申报日期设几天就要截止了,你们怎么不申报呢?于是我们匆匆填了表,李世雄说:“报个二等奖吧!”没想到最后批下来的竟是一等奖。后来科研处又告知有一国家自然科学奖,可向更高一级申报。但李世雄却说:“我们不要老拿一个项目报来报去的。”也就放弃了。
  
  下面仅通过两个事例说明他爱学生,学生也爱他。
  
  第一例
  
  周嘉瑜是当年下放在蒙城的上海知青,由于表现好(当年文汇报上登了一整版介绍关于他们那个知青集体的优秀表现),73年被推荐到安徽大学数学系作为工农兵大学生,他学习很好,为人正直,是个有为青年,76年毕业,由于种种原因没能留校,毕业后分配蒙城气象站工作。其后,正逢粉碎四人帮,开始重视知识,重视科学,李世雄写信给他:科学春天的到来,需要众多的德才兼备的人才,如果你还想将来有所作为的话,就要知道自己的不足,要重头从《数学分析》上册第一页读起,后面的习题要一道一道认真地做。同时让他把做好的习题寄来,李世雄亲自为他批改后再寄回,这样通过半年多的书信往来,他把数学分析这门课学完了。由于工作出色78年又被调至省气象局工作,自此以后李世雄百忙中经常为他解答问题。再加上他非常刻苦,跟着77级听了所有的基础课,最后到美国去深造,在气象界做出很出色的成绩。现在他在美国气象界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是他始终记得李老师是在他人生道路上起过重要作用的人。在李世雄去世后,他在百忙之中,专门为纪念李世雄建立一个网页,不断搜集新的纪念文章。并倡议成立《安大李世雄奖教金》,为此他先后两次来安大提宝贵建议,包括仔细审阅了提名人的所有材料,并投了票。我想他花了那么多精力来做这件事,是李世雄的爱心感动了他,而他又反过来深深地感动了大家。
  
  第二例
  
  焦丹不是数学系的学生,她是我校电子系的研究生,她的导师有一天找到我家,要求李世雄指导她的论文,因为他们搞的电磁波与微波技术归结为数学模型主要是数学中的波动方程问题,李世雄就欣然接受了。为了帮焦丹打好数学基础,李世雄就利用了一个暑假隔一天上午给她讲“小波理论”。焦丹在她的纪念文章中写道:“暑假很热,李老师这样辛苦地给我上课,因此我的导师让我领了上课费给老师送去,但李老师坚决不肯收,我真是十分感动,在这样一个很多人向钱看的时代,竟有这样淡泊金钱的人。”
  
  从她做第一个课题直到最后的毕业论文都是李世雄给指导的,而他从不计较名份。以后她赴美在伊利诺伊大学读博,伊力諾伊大學電子系在美國排名是前几位的,彔取的中國學生也都是清華北大等名校的,后來他的導師告訴她,她之所以被彔取,是由于導師看了她的碩士論文,最后她以优異成績畢業,現在在普渡大学任教,她始终记得李老师。在纪念文章中她写道:“李老师,您是我的恩师,是对我一生中起了重要作用的人。”每一次回国都要来我家,站在李世雄的遗像前诉说她的感激之情,同时告知她所取得的成绩,也让李世雄的在天之灵一起分享她的荣誉和快乐。
  
  我想李世雄是带着学生们的爱,带着老同学、老朋友的关怀,带着校、系各级领导对他的高度肯定离开了人世。这些他都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他已经第四次切开气管,插着呼吸机不能说话,他要我拿写字板给他,他写下几句话,其中有两句是:“愿生生世世为教师,我一直热爱我的教师职业。”
  
  最后我想代表老教师说几句话:我们这一代老教师已退出了历史舞台,我们多数人都感到遗憾的是:我们最好的黄金时代都被反右、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政治运动消耗掉了,真正能工作的时间只能是粉碎四人帮以后了,其实那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我们很羡慕你们赶上了好时光,你们可以也希望你们尽情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为安大的教育事业多做贡献。
  
  我想李世雄是一颗火种,沈玉华、陈华友老师也是一颗火种,我们希望所有有奉献精神的老师都来做一颗火种,把安大教育事业的熊熊烈火点燃!我们坚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主办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