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文章

怀念世雄老同学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6-07-22浏览次数:2

( 安徽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 )

        世雄学长是我复旦时的老同学,我和他与雅梅同窗四年,共事四十八年,他的不幸逝世,使我内心感到十分悲痛,逝世前不久我还常对他说:“你的遗传因子好、基因好,没问题,我们老同学一定会给你祝八十寿辰”,我还说:“你现在77岁,我还不一定能活到……”他总笑着说:“不会的,不会的”。他对战胜疾病还是有信心的,不幸,由于他身体本来虚弱,肺和胃均动过大手术,身体这部分功能已经衰竭,今天的医疗技术还是不能让他战胜病魔,离我们而去了。
  
  世雄学长是一位十分坚强的人,是事业上卓有成就的人,在我的老同学中他是出类拔萃的,在学生时代,他的业务成绩就十分优秀,他读过一个复旦大学,一个是纺织专科学校,因此他不仅数学成绩优秀,而且懂得机械、力学等工科专业知识,记得有一次班级活动中他作了二进制数与电子计算机的报告,我们同学均很敬佩他,我们都把他看作兄长和学长。
  
  在大学时,虽然我们不在一个小班,但到了四年级同在一个专门化方向——函数逼近论,在一起专题讨论,每周一次,指导老师是著名的数学家陈建功教授和徐小伯老师,每个学生轮流报告论文,每次他的专题报告均很深入,总得到老师的赞扬。
  
  从大学年代开始,还有让我不能忘怀的是世雄追求雅梅从恋爱成为终身伴侣相随直至永远使人敬仰的过程,世雄是复旦的高才生,雅梅是女生中数一数二的优秀生,从相互敬佩到相互爱慕,本来雅梅家里由于世雄的身体原因,不同意他俩好,但相互的优点,世雄出色的学习成绩和优良品质,还是让他俩坚定地走在一起,在近半个世纪的日子里他们手牵着手,58年就从上海共同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来到刚重建的安徽大学,共同度过艰苦岁月和动乱年代,直至改革开放的今天,共同取得事业上的成功,他们互相帮助,互相支持,特别是雅梅对世雄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我常说:世雄的身体一半是雅梅给的,世雄事业的成功一半属于雅梅。他俩不愧是恩爱夫妻、模范夫妻,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常说: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像雅梅那样,事业上支持李世雄,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心李世雄,他俩恩爱一生,相伴一生,是我的楷模,我常说:“我做不到像他们那样”。
  
  李世雄是一位优秀的教师,优秀的数学专家,在事业上他以超人的毅力,精益求精,不断探索,不断取得新的成绩直到最后。他是数学系函数论方向的学术带头人,他是调和分析,李群李代数、小波理论、辛几何等方向十分突出的专家。
  
  他在科研方面十分注重数学的应用,在打倒“四人帮”不久,他就与合肥矿机厂合作解决了他们生产中难题,以及和地球物理研究所和大庆油田勘探设计院合作,解决探矿中的数学难题,他主持研究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在80年代初较早获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86年获得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在曲面上的位场理论及其应用方面和小波变换及其应用等作出了创新成果处于国内领先水平,他在科研上是从不停止,不断地进行研究探索,他从没退休,70岁后仍不停地工作从事数学研究,他的二部专著《小波变换及其应用》和《波动方程的高频近似和辛几何》均在2000年前后出版的,他送给我的两本书和一本讲义《小波变换及其应用》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波动方程的高频近似和辛几何》科学出版社出版和《数学软件Mathmatic的使用》我均珍藏着。他曾赴国内著名大学、研究所讲学,特别是《李群李代数》和《小波理论》方面的讲学收到一致好评,为安大争得了荣誉。
  
  世雄学长他深爱教育事业,在教学上一丝不苟,极端负责任,同学们喜欢听他的课,喜欢做他的研究生,公认为向李老师能学到真本事。他爱学生,处处为学生着想,即使在“四人帮”统治时期,他为一些同学补习实变函数,复变函数这使他们打下了坚实的数学基础,打倒“四人帮”后,他在教研室带头为77级同学主讲基础课《数学分析》并配得力的教师加强辅导,这使77级两个专业的同学受益匪浅,打下了牢固的数学基础,李世雄培养了不少优秀的学生,有不少已成为国内外著名的数学专家。如:范大山、周嘉瑜、郑学安等。
  
  李世雄为人正直,不计较个人得失,虽然他曾受到不公正待遇,但是他从不埋怨,而总是向前看,他时刻关心安大的发展和建设,早在80年代中期他曾很负责任的向安大校领导推荐学校学术带头人,90年代初又推荐张铃教授为计算机系计算机应用技术学科的带头人。96年当他得知他的学生胡承毅在美国伊利诺大学从事计算科学的教学研究工作,他积极地进行牵线搭桥,使安大和伊利诺大学联合安徽省计算机学会成功举行了一次计算机科学和计算机科学的国际研讨会。他十分关心安大“211工程”的建设,积极参与计算机应用博士点的申报工作,他把自己的成果均拿出来申报,他是这一博士点三个分支之一的学术带头人。在博士点的申报和重点实验室的建立中起到重要的作用,虽然由于年龄他没有招一个博士生,但事实上他在带博士生,为学生解决小波理论和辛几何中的难题。世雄学长和雅梅曾给予我很多的关心和爱护,从学生年代直至今天,从关心生活、家庭、工作、健康,从年青到年老,无微不至,在学生时代,我与雅梅同一个小班,同一个寝室上下铺,毕业后一起奔赴安徽大学,直至今天,业务上遇到数学上的难题,我总请教世雄学长,83年进校领导班子时,我曾征求世雄和雅梅的意见,他俩给了我鼓励,工作上遇到困难,有时我会征求世雄意见,他会很客观地提出他的看法,给我启示,在我申报职称时,他亦给予鼓励、帮助我、他曾说:“我们都很努力,如果不是‘四人邦’时代耽误,处在年青人一样时代,我们亦会读研究生,取得博士学位……”,在一些问题的处理上有明显不对之处,他会提醒我,给予我很多的理解和支持。
  
  他曾是省政协五届、六届政协委员,有一次他开玩笑着对我说:“没想到我成为省政协“领导””。他曾去过淮北、阜阳一带调研考察看到那里的进步很高兴,亦提出不少有益的建议,他对政协工作是充满着热情和十分负责任。
  
  世雄学长有超人的毅力和顽强的意志,不仅体现在他的工作之中还体现在他与疾病的斗争中,世雄学长是70岁退休的,他常说:“我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但我亲眼看到他总是不停地在搞科研,一直承担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合作主持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他不断地指导研究生不仅是本校的,还指导外校的(如西安交大、科大、上海工大的)博士生和硕士生。甚至病中,他在电话中还在分析问题指导学生,他2003年生病做第一次气管切割手术,十分痛苦,但一次一次的战胜了,每次只要一回到家,他就看书,做学问,最后一次我去看他,他很高兴,写了几条,他说能活到今天是因为:
  
  一是医务人员的精心治疗,他感谢中医学院的医务工作者;二是雅梅的全心照顾;三是领导和老同学、朋友们的关心,他十分感谢大家。没想到不久他就离开人世,我后悔没有去看他最后一眼。他的逝世是安大的一大损失,我们痛失一位好兄长、好学长,痛失相处几十年的老同学,现在只有很好的关心爱护雅梅,学习他永不退休的精神和优良品质,永远怀念他、纪念他,愿他在天国快乐,愿他永远与我们老同学在一起。

主办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