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文章

怀念李世雄教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6-07-22浏览次数:1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数学系 ) 

        2006年11月2日凌晨零点30分,李世雄教授驾鹤西去。从此数学界失去了一位学识渊博的数学家,教育界失去了一位诲人不倦的教育家!
  
  第一次知道李世雄病重是在2003年10月。那次我们复旦数学系58届同学在安徽大学举行毕业45周年聚会,同是我们同学的李世雄的夫人叶雅梅聚会当天没有露面。安大同学告诉我们,李世雄病危,她正在医院守着李世雄。举行告别宴会那天,叶雅梅来了,她说李世雄有好转,可能会闯过这一关。后来果然慢慢好转出院了,但体质当然越来越虚弱了。后来肺部又感染过几次,每次对他这位只有一叶肺的老人来说都是致命的,但都被他的顽强的生命力战胜而闯过来了。直到最近一次感染,第4次切开气管,医生认为这一次真的很危险了。经过叶雅梅和李世雄的同意(平时因怕外人去看望他带去新的病菌,所以不欢迎别人去看望他),我于2006年10月20日下午去中医学院附院看望他。他因气管插着管子,不能讲话,但神志清醒,通过在一块白板上写字和我交流。因为他身体虚弱,我和叶雅梅讲的多,和他讲的少。似乎双方都知道,这样聚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但没有想到,仅仅11天以后他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和李世雄教授的友谊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之前。1954年我们一起进入复旦大学数学系学习,我们虽然不在同一个小班,可能是因为兴趣相同,我们之间关系非常好。他因为健康等原因,上学时比我大六岁,是班上的老大哥,他的学问也是班上最好的,我们有问题也总是向他请教。二年级时,我对群论发生了兴趣,就向他请教。他就向我系统地讲授群论这门课。当时我们已经搬进新建的宿舍楼,但周围仍是一片农田,没有自习室,晚餐后的食堂被用作学生自习室。我们一有空,晚餐后就去食堂占领一张方桌,在刚用过晚餐的油乎乎的方桌上铺上一张纸,他就开始给我讲课,一人讲一人听,这样的讲课坚持了相当一段时间,使我获益良多。四年级分专门化时,我们同被分在陈建功教授主持的函数逼近论专门化,我们讨论数学的机会更多了。可惜那段时间正是57年的下半年和58年的上半年,“反右”加上“大跃进”占据不少时间,剩下念书的时间实在不多了。
  
  58年毕业时,他被分配到安徽大学,我被分配到中科院数学所。当时中国科技大学刚成立,需要大量的数学教师,数学所又把我安排到科大任教。这以后我们之间的联系减少了。59年安大派李世雄来中科院力学所进修,我们又有机会相聚了。记得59年李世雄和叶雅梅在北京举行婚礼时,我和王椿年还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李世雄在力学所进修时,还曾作为力学所的研究人员来科大给学生讲过课。1961年我得了急性关节炎,住在永定路医院。那时李世雄正好在北京出差,他来医院探望我,没有带来任何礼品,就送给我1斤粮票,这在当时可是最珍贵的礼物呀!因为每人的定量都勉强能吃饱肚子,拿出一斤粮,就意味着自己可能要饿肚子。这一点没有经过那个年代的人是无法理解的。这件事情虽然已过去40多年,但我一直记在心里,还多次和年轻人讲起,要他们珍惜现在的生活!
  
  1970年科大被迫下迁合肥,当时我一个人随学校下迁来合肥,爱人和孩子还留在北京。这段时间中,我几乎每个星期天都在李世雄家度过。我们在一起谈天说地,回忆大学时代的生活,传递同学之间的各种信息,同时也遍尝了叶雅梅的高超的厨艺。74年我爱人从北京师院(现在的首都师范大学)调来科大,我们的来往就减少了。
  
  “文革”结束后,我们大家都忙碌起来,要把损失的十年追回来。我们之间的来往主要是在业务方面了。
  
  李世雄在基础数学和应用数学两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他给他的基础数学方向的研究生开过:现代测度论、流形上的微分几何、现代微分几何基础、欧氏空间上的Fourier分析、典型群和紧李群上的调和分析、典型群的表示、紧李群的表示、李群的表示、李代数、非紧半单李群表示论初步等课程。这张表上的课程已涵盖分析、代数、几何三个领域的内容,能同时开出这么多课程的人是不多的。在他的指导下,安大数学系培养出像郑学安、李嘉瑜、范大山等优秀的数学人才。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李世雄在应用数学领域也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是最早把小波分析介绍到国内来的人之一。他先后应邀去中科院系统所、地球物理所和南开大学等科研机构和高校讲学、介绍小波理论及其应用,并和油储地球物理研究人员一起,把小波理论用于油储地球物的研究工作,取得十分可喜的成果。随着油气勘探与开发研究的逐步深入,涉及的数学知识也越来越多,如辛几何、李群李代数等高深的数学知识都要遇到,这些对非数学专业出身的研究人员来说当然相当困难。李世雄在晚年、在身体状况欠佳的情况下,化两年时间写出了《波动方程高频近似与辛几何》一书,2001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此书对于推动油储地球物理的研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为了让年轻的油储地球物理研究工作者能掌握李群李代数等数学知识,考虑到李世雄已年迈且身体健康状况不佳,中科院地球物理所、西安交大的博士生及博导,还有大庆油田的工程师数十人专程到合肥安徽大学听李世雄讲授这门课。学数学的人都知道,要对非数学专业的学生讲懂李群李代数谈何容易,但李世雄能从他们熟知的数学知识出发,逐步加以分析和提炼,把抽象难懂的数学知识传授给他们,这是一种讲授艺术。听过李世雄讲课的人都说,听李老师讲课是一种享受。当过老师的都知道,做到这一点要化费多少心血!
  
  在安大有关学科批准为博士点时,李世雄已经超过68岁,在年龄上已经不具备当博士生导师的资格。所以李世雄并不是博士生导师,但他实际上培养了多少博士生!上世纪90年代末,他曾应科大计算化学方向老师之邀,指导过这个方向的博士生做小波理论方面的论文;也曾指导过科大无线电系的博士生做过小波变换方面的论文;指导过西安交大的一位电磁波理论方向的博士生用小波变换的方法来研究电磁场中的一些问题。这位博士生曾多次从西安赶来合肥向李世雄当面请教。他为安大电子系培养了三届、每届一位研究生。至于油储地球物理方面的博士生从他那儿更是获益良多。他对此从不计较名和利,默默地做他认为该做的事。可以这样说,他把自己知道的都无私地奉献给社会而从不计较回报。
  
  李世雄教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作为他的一名老同学,我为他在数学和油储地球物理方面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他的无私的奉献精神,他的高尚的人格魅力将深深地影响和教育着一代代年轻人!
  
  

主办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