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文章

天地留名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6-07-22浏览次数:2

( 中 山 大 学 )

         这世上有人能让我在人品和学问两方面都敬重的话,安徽大学数学系教授的李世雄先生无疑应该是其中之一。
  
  上学期我在给研究生上《数字图像处理》课时,向学生们推荐了李先生所著的《小波分析及其应用》。我告诉学生,李先生是我所见过的为数不多的能把小波理论和应用讲述的透彻且易于掌握的人,他的书会给你们很多启迪。
  
  昨天在网上无意中看到了李先生去世的消息,很难过,很想哭,也很后悔。后悔的是回国后一直忙忙碌碌,竟然没有给李先生和他夫人叶用户名:西里老师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我现在在国内。
  
  正如地球物理所的李幼铭老师所说,我开始接触“小波(wavelet)”要比李先生早,但真正能理解和掌握小波的一些本质,却是通过和先生讨论并聆听先生的讲座。93年左右,我特地请先生和他夫人到中山大学住了一段时间,给我们的博士生上了为期两个星期的短课,专门讲小波。先生的语言清晰准确,从傅里叶变换开始讲起,掰开来揉碎了,把小波的数学理论和在不同实际问题中的具体体现由浅入深讲得清清楚楚。如醍醐灌顶,受益匪浅。听先生的课的确是一种享受!记得当时有些博士生因为英语考试擅自停了一次课,我知道了非常生气,第一次对学生发火,斥责他们不懂事,不知道珍惜这样的机会。先生说没关系,他再给他们补课。那次听过课的博士生现在还有不少在小波分析及应用的领域里,多数都成了专家。不知道他们是否都能时时念着先生?但我想,只要提起,大家都不会忘记先生的学问和人品。这是和先生有过接触的人所共有的财富。
  
  记得先生到中大来讲课时,我们没有多少经费。为了省钱,就把先生和夫人安排在李岳生老师家里。当时李岳生老师出国在外,他们女儿的一个朋友看家,先生和夫人就和那一家三口住在一起,和他们一家也成了好朋友。那家的孩子每天有很多作业,要做到晚上11点以后。先生看不过去,就抽时间给那孩子辅导数学。很多年后,那个孩子患白血病去世,我得知这一消息时,还想到了先生。
  
  和先生认识是由于90年代初的国家基金委的重大项目“油储”,这个项目是为了在大庆现有的油井之间探测新的石油储藏而设立的。简单的说就是井间成像的问题。地球物理学家们几乎个个都是数学家兼物理学家,个个牛气烘烘,互不服气。但这些成就斐然的专家们对先生的敬重却几乎没有例外,我亲眼所见。从先生身上,你能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学问的魅力,什么是人格的魅力。在先生手里,那些枯燥的数学理论转眼就变得鲜活起来,成为有血有肉的精灵,让人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从先生身上,我也第一次体会到了数学理论是真正有用武之地的。先生这一辈子对地震勘探做出的贡献将让后世受益无穷,历史会记住的。
  
  先生的身体不好,但却比许多健康人都乐观豁达。我记得先生曾对我讲过他上大学的故事。如雪村所说,先生进大学有一个曲折的故事。在读书期间,因为肺给切掉了一半,身体属于残疾,就免去了体育课的考试,自然过关。而其他有的同学却因为体育不及格要补考而影响了最终成绩。先生笑呵呵的说:“看看,我还因祸得福了。”和先生聊天,听过先生讲得许多人生故事,讲过为人做事的准则。先生一生经历过不少坎坷,却活得透彻明白,实非常人所能及。
  
  借用雪村一段话:
  
  先生是科学名人,是没有宣传过的名人。他的名留在众多学子的心目中。我的一生留着先生的名,许许多多学子的一生留着先生的名,先生的人格、学问通过这些学子一代代传下去。
  
  先生的名永垂不朽!
  
  

主办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