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文章

我们不是孤立无援的

发布者:lsx_admin发布时间:2016-07-22浏览次数:12

叶雅梅 (李世雄夫人

  在世雄病重期间,我们得到了太多人的帮助与关心。校系领导的关心与支持,对他是很大的鼓励。在他第一次住重症监护室期间,我们共同的好友刘惠敏置自己的家不顾,住到我家来帮忙,并给予我精神上极大支持。后来我姐姐、姐夫又从上海赶来接班,还有我弟弟、他的姪女也专从外地来探视。电子系的年轻教师吴萍、赵瑾还曾帮着去医院送饭,研究生邱剑峰在整个三年中许多跑腿出力气的活儿都是他在帮忙,真是招之即来,毫无怨言。几个姐弟、老同学经常打电话来问病情。还不乏从西安、上海、北京、武汉、广州、兰州、澳大利亚、美国等的学生从外地打电话关心他的病情。我们共同的老同学程慧霞、刘永生、林其彭等人帮我拿主意,做出一些重要决定。如果没有这么多人的支持,他不可能如此顽强地对待病魔,原本脆弱的我也不可能支撑到现在,早就精神崩溃了。我深深感到一个人在遇到困难时多么需要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啊。

  在处理善后事宜上,数学系的许多同志也是不辞劳苦,花了大力气的,把他的丧事办得如此庄严肃穆,在此我实在无法表达我的感谢之情。

  还要想说说的是我的干女儿吕秀爱。2003年世雄病危期间有人给我介绍了她。她是个高中毕业生,那年刚从铁四局退休下来,她觉得呆在家里很无聊,不如出来解解闷。当时照顾老人并不是她的初衷,但是当我说到我们没有子女时掉了泪,她的同情心油然而生,答应来帮忙,后来世雄知道后老开玩笑说:“你是用苦肉计把她给请来的”。她一来我们就处得非常融洽,她做事干净利落,特别心地善良,处处为人着想,完全把我们当作她自己的家人看待,甚至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总要带给我们。家里封阳台、装太阳能热水器,装暖气片全都是她一手操办,最主要的是世雄从2003年生病直到2006年去世,如果没有她,世雄不可能维持那么久。因为靠我一个人又要在医院照顾他又要回家做营养送到医院是不大行的。在2006年时她的父亲跌跤后大腿骨折,为了照顾世雄,她斗争了许久,最后主动留下照顾伯伯,而委托她当地哥、姐照顾老爸。又如当年她们一起下放的在包头的一个知青,现在当上了经理,邀请她们去包头免费旅游,为了照顾伯伯,她也主动放弃了。事实上,她的家庭经济情况比我家要好,她能牺牲了许多,来照顾伯伯,完全是出于同情心,真是难能可贵。我们之间的关系完全像一家人一样,后来我们认她做干女儿,她也就没拒绝。

  在世雄弥留之际,医生在紧张地抢救时,我打电话让她快来,没想到她和她爱人一起赶来,最后她的爱人帮她一起给世雄穿衣服。要知道我只见过她爱人一面,而世雄还从未见过她爱人,真是太不容易了。还有她的两个好朋友在11月1日早晨头一次来看望世雄,到了半夜一、二点秀爱叫她们来帮忙搬东西,她们就来,第二天早上又到医院帮忙把剩下东西搬回家。世上的确不少好人,能遇到这么多好人真是我们三生有幸。

  世雄曾在白板上写过:“我能活到现在,第一是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第二是雅梅的关爱,第三是校系领导及老同学的支持。的确从2003年9月底至2006年11月初,这三年多的住院期间,深深感到医护人员的高度负责的态度,使得他能延长了三年的生命。

  首先是重症监护室,以俞兴群主任为首的医生们及以罗曼护士长为首的护士们对他的精心治疗与护理,使他能四次割气管后都居然脱离了呼吸机转入干部病房,以致后来在干部病房我就甚至把重症监护室当成了“娘家”似的,有事就去找他们,比如呼吸机的头与套管接不紧怎么办?管子只有一个不能天天消毒怎么办?呼吸机老不停地叫是怎么回事?我一次一次跑去或打电话问,他们也不厌其烦地为我解决问题,俞主任甚至还两度带了医生们来探视,他们也为此得意,认为世雄是他们治愈的病人中的一个绝好的范例。

  还有我们也在干部病房的13病区与15病区住了很长时间,方朝辉主任与王冀洲两位主任都非常好,还有几乎所有的医生都为世雄看过病,有的医生及护士和我们像朋友一样,很谈得来,在病危时两度抢救,他们都是竭尽全力,特别王胜医生在11月1日晚,自己生病了,一边值班,一边还在吊水。在抢救时,他搞得满头大汗。由于吸痰一定要及时,有的护士就经常小跑步来到病房,还尽可能为我从经费上精打细算,这一切使我从内心感激他们。还应提到的是戴小华主任他既是我们的朋友又是我们的医生,我们曾多方得到他的帮助。

主办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