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文章

他把毕生献给了安大

发布者:lsx_admin发布时间:2016-07-22浏览次数:9

叶雅梅 (李世雄夫人

  58年自复旦毕业,我们数学系一个年级就分到合肥19人,其中4个在合工大,15个在安大。因为安大是58年新建的(后来才称为是58年重建),除了一幢教学大楼外,就只有一些宿舍和一片黄土。经常停电和停水,有时需半夜接上一盆水,然后第二天从早上洗脸到晚上洗脚全部都靠它了。停电了就点小油灯。日子相当艰苦。但是那时年轻,又是15个同学一起来的,大家都有个共同的雄心壮志,就是要白手起家建立好安大,所以吃一些苦真的不在话下。

  刚到安大第一学期,系主任就安排了世雄给化学系主讲高等数学课,当时化学系系主任一听,叫一个刚毕业的小助教主讲大课,向我们系主任提了抗议。她哪里知道当时安大数学系只有一个来自复旦的老教授啊,他哪有三头六臂为各个系开数学课呢。上课后,化学系的同学对世雄讲课反映非常好,再加世雄还常到寝室去看他们,以致,后来化学系系主任就要化学系的教师向世雄学习呢。

  到第二学期由于物理系要开“数学物理方法”这门课(当时物理系已有三、四年级,是从安师大转过来的)需要既懂数学又懂物理的教师上课,于是又把世雄调去教物理系的“数学物理方法”。结果又得到物理系的极高评价。

  59年下半年系里要派教师去北京中科院力学所进修,但所派的年轻教师不愿去,只得将世雄从教学第一线拉出来去北京进修两年。由于力学所有很多进修教师没学过复变函数,而这门课是流体力学的数学基础,于是又让世雄为他们讲解,因为效果好,力学所就派他到科大去兼课,那时科大也是58年成立的,专门的教师还不够,许多课都由中科院的各个所承担。在科大讲高等数学,由于他懂物理,讲场论那一章特别生动,在他上完最后一节课,要离开前获得同学们热烈鼓掌欢送。

  系领导知道这些事后,生怕力学所把他留下,进修只有一年多,就急于把他调回,世雄也很高兴地回来了。当时如世雄想留在力学所或科大不是没有可能的,因为科大数学系的负责人龚升是他的老师兼好友。当时系里调他回来,他义无反顾地高高兴兴地回来了。说明他真是下决心要为办好安大数学系而尽自己的努力。这也说明当时的系总支书记沈仲裕及系任许义生对所谓“白专”的人并不歧视,甚至可以说很重视,充分调动了他的积极性,使他感到在安大工作心情愉快。回来后,他一直担任数学系的重要基础课——数学分析,并担任专门化的课如流体力学、空气动力学等,同学们以能上到他的课而庆幸。

  但是好景不长,65年的九评学习开始大抓阶级斗争,紧接着66年开始文化大革命,铺天盖地的大字报,责问系里重用什么人,这是批判的重点。世雄的大字报也在所难免,什么“大学阀”、“反动学术权威”的大字报居然贴到他的头上。现在想想好笑。一个才毕业了七、八年的小讲师居然能有“学术权威”的称号,简直是太“抬举”他了。自此那时的师生关系与年轻教师的关系全被扭曲了,学生、年轻教师不敢搭理我们了,我们也不敢搭理他们。从那时起他的的心情就不舒畅,胃痛也是从那时开始的,直到69年发现大面积胃溃疡,不得不将胃切除四分这三。但十年浩劫归根结底受害的是整个国家啊。

  76年终于粉碎了四人帮,知识分子也开始扬眉吐气了,科学的春天来临了,大家要奋起直追,把失去的时光找回来。高考恢复了,教学秩序正常了,师生关系也正常了。第一届高考进校的77级同学他们非常高兴有这样的来之不易的机会读大学,我们教师也高兴招到这样一批刻苦努力学习的学生,于是世雄主动承担了他们第一学期数学分析的主讲,这极大的鼓舞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他们直到毕业20多年后的返校聚会上还感谢系里能派最好的教师给他们上课,为他们今后的学习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79年数学系开始招研究生,函数论、方程、概率论三个组都招了硕士研究生,当时数学系在安大是第一个取得硕士学位的授予权的系。世雄招的研究生是抽象调和分析方向,三年中他竭尽全力来培养他们,为他们开设了“现代测度论”、“流形上的微分几何”、“李群表示”等十一门课程,不负他的期望,他的首届研究生郑学安、范大山等都成紧李群方面的著名专家。

  在培养研究生的同时,他又与地球物理界合作,做了一些有影响的科研工作,如《曲面上的位场转换》获得了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广义Rodon变换逆变换的数值计算》等研究工作又获得了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三等奖,先后还获得过安徽省自然科学二等奖,电子工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又在“小波理论”及“波动方程的高频近似与辛几何”方面除了出书外,还在全国许多大学及科研机构去讲学,使小波理论及应用在全国得到推广。他不仅为数学系培养人材,只要对安大有利的事,他都愿意尽力。因而电子系要他带研究生论文,他都会尽心尽力地去做。又如为数学建模竞赛做具体的指导,开一些讲座,为在全校理科中推广Mathematica软件,他又开了培训班。他曾感慨地说:“我的工作几乎都是50岁至70岁这阶段完成的。”言外之意,如果不是动荡年代,他在50岁之前应该可以做得更多。直到他病倒后他还经常很遗憾地说:“我很难过不能再为安大做出贡献了。”

主办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 安徽大学李世雄教育基金